|  

首页-新闻风景线

老井(公司总部 陈志光)

2019-01-10


  老井的确很老,年逾九旬的奶奶都不清楚她的年龄。

  老井就静坐在老家门前,井壁布满了绿色的苔藓,泉水四季不断地从井底流出,清冽甘甜、冬暖夏凉。自记事起,全村的父老乡亲就纷纷来老井担水吃,这里有担不尽的井水、担不尽的甘甜、担不尽的故事。

  每当春天来临,万物复苏,老井也焕发出勃勃生机,井水猛涨。老井除了供应全村用水以外,还用心滋润着周边的一切。井边的稻田水土肥沃,井边的菜地绿意葱茏,井边的竹林青翠欲滴,井边的姑娘水润迷人……此外,用井水研磨的豆腐滑嫩清香,用井水淘洗的薯粉洁白无瑕。村子很穷,是井水让他们富有。

  在炎热的夏季,老井又用满腹的甘甜和清凉招待人们。渴了,就径直舀一大瓢井水,咕噜咕噜喝个痛快;困了,就用井水抹把脸,会有别样的清新感觉。老井向来就很慷慨,即便你是一位异乡路人,只要往井沿一跪,弯下腰肢,掬一捧井水吮入口中,就会为你解渴消乏;还可以采摘一片荷叶,包着井水,一边饮用一边赶路。

  有一年秋天,家乡大旱,方圆几公里的水井都已干涸,唯独这口老井仍然不遗余力地怀抱一汪泉水。本村和邻村的村民都纷纷赶来“抢水”,导致井床裸露,在水桶的横冲直撞之下,井底的泥沙被带入水中,提上来的井水浑浊不堪,只有等泥沙完全沉淀才能饮用。即便这样,人们还是很虔诚地等待老井的恩赐,甚至通宵达旦守候生命之水。老井看着人们渴盼的眼神,也竭尽全力吐着泉水,像一位伟大的母亲,从干瘪的乳房挤出最珍贵的乳汁哺育她的儿女。老井最终没有辜负期望,让所有家庭都吃上了井水。自此以后,乡亲们都尊奉老井为“母亲井”。

  进入寒冬腊月,老井怀中汩汩的井水就如温泉一般,热气升腾。这个季节,妇人们都不愿意去冰冷的河塘洗衣裳,一个个都来到老井旁边,将洗衣盆往地上一摆,搓衣板一架,用桶子提上几桶新鲜井水倒入盆中,就可以享受温水洗衣的乐趣。棒槌声、搓衣声、说笑声在老井上空回荡,融融暖意随着井水一起流淌。老井一边默默欣赏着这幅情意浓浓的画面,一边静静聆听着自己谱写的冬天的乐章。

  如今,随着新农村建设步伐加快,村子里许多家庭都用上了自来水。然而,老井不会轻易远离家乡父老,人们也不会很快淡忘她,还特地为她筑了一道高高的井沿,加装了一个结实的井盖,将老井保护得更加完好。我想,无论世事如何变迁,这口承载了儿时几多欢乐的老井,浓缩了父老乡亲深情厚谊的老井,记录了家乡发展步伐的老井,会一直坚守着那份质朴与纯真,清冽甘甜的井水会永远在父老乡亲的心底静静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