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新闻风景线

金庸笔下的江湖人物(东风延锋 吴琰)

2019-01-10


  金庸的作品中,人物命运大多坎坷多舛,尤其是主人公,总是身处于不可调和的矛盾之中。这些主人公们在复杂矛盾的格局中苦苦挣扎,百折千回,让人牵挂。除了一死了之,大多是退隐江湖、不问世事方得脱身。

  《鹿鼎记》中的韦小宝,他既是皇帝身边的大红人桂公公,后来更是贵为侯爷,可是他同时又是反清复明天地会会长陈近南的入室弟子,这样的身份冲突够刺激吧。一开始韦小宝靠着小聪明还能左右逢源,可后来“小玄子”康熙知道了真相,就给韦大人带来了无尽痛苦和纠结。忠义不能两全,最终韦小宝大喊一声:“老子不干了!”带着他的大小老婆遁迹江湖,过逍遥自在的生活去了。

  《笑傲江湖》中的令狐冲也是一样。身为名门正派——武当派的大弟子,却至情至性,同情曲阳与刘正风,更与邪教日月神教教主之女任盈盈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缘分。在正邪不两立的江湖中,令狐冲和任盈盈一路波折,历经劫难,直到任盈盈接管日月神教,可决定自身生死,命运方有转机。

  相比较而言,《天龙八部》中的乔峰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乔峰是大仁大义、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但却非死不可,令人叹息不已。乔峰身为宋朝丐帮之首,血脉却是契丹国人,两国有着血海深仇,是不可调合的民族矛盾。乔峰最大的心愿是携爱侣塞外牧马,却不可得。爱人阿朱死后,他曾万念俱灰,带着阿紫回到契丹,隐姓埋名,希望从此远离纷争。但是,拥有盖世奇功,侠肝义胆、刚正不阿的他,又岂是苟全性命于乱世的人呢?果然,部落间硝烟又起之时,他最终还是被各种势力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在契丹,他虽位极人臣,被要求领兵南征,心底却仍然视大宋中原为第二故乡,不忍涂炭生灵,不惜与大王耶律洪基反目,胁迫他退兵;而在中原,那些他拼命保护的人,却视他为异类、为“契丹狗”,人人得而诛之;天下之大,竟无他立足之地。不愿苟且偷生的乔峰,只有一死以全仁义。他义无返顾地选择了轰轰烈烈的死,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宋辽之间暂时的和平,也为这一世的纠结画上了句号,令人扼腕叹息。

  有人说,乔峰的死与谭嗣同的死在某种程度上意义是一样的,吾深以为然。

  谭嗣同本来也可以学康有为、梁启超那样去日本或者其他国家避难,但他偏偏没有。他认为中国之所以不昌盛,之所以受列强侵辱,之所以变法不成功,就是因为没有人愿意流血牺牲,因此他慷慨赴死,用自己的血和死来唤醒民众,从而留下了“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豪气冲天的诗句。乔峰亦如此,在生与死的选择中选择了死,舍生取义是也。

  英雄让人敬仰,但毕竟凤毛麟角。不妨试着假设一下,如果让韦小宝拥有乔峰的身世,结果又将如何?

  一直觉得韦小宝是金庸笔下最有生活气息、最真实、最像市井普通人的角色。懒惰、滑头、贪婪(金钱和老婆一个都不能少),喜欢耍小聪明,甚至吃喝嫖赌无所不精,但在危急关头,在大是大非面前,他却能坚守道义,绝不出卖朋友。

  如果让韦小宝成为丐帮帮主,见到美女就走不动路的他,绝对不会得罪马夫人,避免了祸起萧墙;韦小宝和阿紫退隐山林,也不会再度被推至高位,他胸无大志只求自保,有美人在怀,衣食无忧,才懒得去管什么部落争端;契丹攻宋,小宝会先想办法阻挠,一旦木已成舟,他一定溜之大吉,保命为上:你们该怎么打就怎么打,反正我已经尽力了。

  这才是典型的小民吧,可以在任何环境下生存,是经得起疾风的伏草。我们需要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英雄,也需要可以忍受苟且偷生、生命力顽强的小民,这才是江湖,这才是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