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新闻风景线

评黄保强诗集《夕阳下这土地》

2019-01-11


黄保强《夕阳下这土地》封面

  作者:黄承林

  最近一次东风文学赏析会上,保强贤弟送我一本新出版的诗集《夕阳下这土地》,谦虚地说:“请黄教授多多指正。”说来惭愧,我算是一位痴迷的文学爱好者,业余时间写小说、散文,偶尔即兴写几句打油诗,文学圈里的朋友便调侃我为“黄教授”,但我既非真教授,更不懂得写诗的技巧,说指正,完全是本家(保强贤弟亦姓黄)对我的抬举。休息日静下心来,拜读保强诗集,不由得感叹:《夕阳下这土地》果然孕育出一位年轻的诗痴!

  我的印象里,东风文学爱好者队伍中,喜欢写诗的年轻文友不少,但像保强这样一直探索、思索、行动,从不间断地坚守十年、痴迷十年的诗人似乎不多。正是这种对诗歌创作的热爱、痴迷和笔耕不辍,让保强一步步踏上一条不断走向成功的诗人之路。

  年轻的保强,从甘肃农村迈着刚毅而艰难的步伐一路踏歌而来。他文质彬彬,看上去感觉有些文弱书生意气,但透过一首首充满灵性的诗作,我感受到这位年轻诗人内心深处蕴藏着西北汉子的粗犷与豪迈,同时又在南方环境的影响下历练出来的细腻与婉约。

  透过浓浓诗意,我感觉“夕阳下这土地”一定是年轻诗人熟悉的故乡。因为我在诗集的字里行间,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诗人对故乡的眷恋、对亲情的依恋。当年轻的诗人走出故乡,成为一个游子,艰难地融入异乡,为生活而困惑,为世俗而困扰时,我知道,诗歌成为年轻诗人最为信赖的最好的情感寄托。

  我仿佛看到年轻的诗人,在熟悉的村口徘徊低吟,这分明就是对家乡的不舍和故土难离的纠结:“当提起故乡,我们仿佛水手/这一年年受风受潮的伤疤/又开始隐隐作痛。”

  《想念祖母》《为病重的外祖母祈福》《给母亲的雕塑》《给父亲的赞歌》《给父亲理发》《父亲的回忆》《父亲的远方》……年轻诗人对亲情的依恋是如此的恳切而质朴:“父亲抚摸麦子的手/炙热/镰刀/依旧锋利。”

  爱情是所有文学永恒而共同的主题,也是《夕阳下这土地》中最为煽情的篇章。“爱情,无数个,宋词惆怅”,于是,年轻的诗人,对爱情展开了丰富的诗意般的想象,《爱情》或许《爱情,灰色画作》,可能《一百个海子,爱情吟唱》出不同的意境,《我们的爱情》演绎出《花生里,爱情故事》,《牧马者的爱情》一定是《草原爱情》中最为动人的场景,《两个人的爱情》是《睡醒的爱情心事》,《爱情的风》温柔的吹过来,我想只有《走过的爱情》才会如此吟唱爱情:“那一年/我已老去/回想曾经经历的爱情/美丽如锦。”

  透过浓浓诗意,我感觉《夕阳下这土地》一定是年轻诗人丰富的山水人文情怀。这种情怀里,有诗人对历史足迹的探寻、对历史人物的缅怀,也有对千姿百态的普通劳动者的讴歌。于是,我们看到《在兰州》《过塔尔寺》,看到《梦回鼓浪屿》《梦游黄龙山》《寻梦漠西,骆驼草》,看到“疲惫的屈子在栽种倒立麦蒿的沙土上/采艾回家/喝咸泉水的乳羊仍在郊外”(摘自《屈子梦过来过》)。

  年轻的诗人总是如此多愁善感,时时处处饱含诗情。在诗人眼里,无论是《拾苞米的女人》《钉秤手艺人》《铜匠》《铁匠》《剃头匠》《老扎匠》或是《裸身纤夫》《重庆棒棒》甚至是《盗火者》《美女蛇》,都可以诱发诗意的灵感,《蛙鸣》《汉字》《麦叶》《蜘蛛》《露珠》都幻化成满纸的诗行。于是,我听到年轻诗人羞涩而又铿锵的呐喊:“门前的小河流/请慢点,不要将漏在水面的村庄/全部卷到童年外。”

  这个冬季的休息日,我在《夕阳下这土地》里徜徉,仿佛随着保强一起,回到年轻诗人熟悉而眷恋的故乡,分享着年轻诗人浪漫的爱情故事,感受着年轻诗人丰沛的人文情怀。我仿佛看到一个充满梦想的青年诗人在故乡的村口徘徊,在旧居的屋檐下回忆,在父亲的唠叨下聆听,在美好的爱情里畅想,在悠久的历史中穿梭,在优美的山水间游历,在世俗的生活中漫步,我嗅到诗人作品里浓郁的乡土味道、亲情味道、历史味道、人文味道……

  但是,保强,我的贤弟,恕愚兄直言。在《夕阳下这土地》满满的诗情里,我隐约感到有一丝遗憾,我总觉得在你丰富灵动的诗意中,在你舌尖上敏感的诗意般的味道里,似乎少了一种特别的作料,更就少了一种重要的味道。保强贤弟,你是东风公司的诗人,你我作为东风公司的同事,我却没能从你的诗作中嗅到汽车的味道、汽柴油的味道、流水线的味道、东风的味道、以及在中国改革开放大潮中,国有企业诗人所应该品尝和调配的味道。

  或许,保强贤弟,已经正在配料和烹饪之中。因为从这次东风文学赏析会上的《灯火》中,我已经看到了希望的光芒。感谢《夕阳下这土地》孕育出一位诗痴,正是保强对诗如此的痴迷,加上保强对东风事业的追求,我相信,《夕阳下这土地》一定会谱写出最新的诗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