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新闻风景线

​【三代东风人】让东风人的幸福和骄傲代代相传

2019-01-31


摄于袁博毅(右二)童年

摄于近年(袁博毅后排左一),两图中的成年人,都是东风员工。

  记者 王欣然

  1972年,袁博毅的祖父辈从长春来到十堰,支援二汽建设。“那会儿一汽支援二汽三线建设,我爷爷和姥爷就是那一拨人,调来二汽后,就在十堰扎下了根。”受家人的影响,长在十堰的袁博毅说起话来有股明显的东北味儿。

  生在车城 长在东风

  袁博毅在十堰出生,在41厂(原车架厂)的家属大院里长大,在东风的厂办学校41厂的子弟幼儿园、小学、初中上学,和很多同窗十几年的小伙伴一同考入东汽一中,从湖北汽车学院的车辆工程系毕业后进入了东风商用车技术中心工作。然后在工作单位认识了他的妻子,两个人都做研发工作,现在二人有了一双儿女,幸福和满。

  出生、成长,上学、就业,交友、恋爱,袁博毅的生活一直没有离开东风。

  “每年过年,经常是我们发小死党聚完之后,同为老同事和朋友的父母们也要聚一波。”袁博毅笑道。

  提起童年的春节,袁博毅说,小时候每到过年,厂里就会组织各种活动,大家组成队伍,有舞龙的,有扭秧歌的。他的父母也会在队伍里表演节目,小孩子们则围着队伍嬉闹。到了正月十五,单位还会放烟花,举办灯会、猜灯谜等活动,热闹极了。

  “爸妈和我说过,老一辈东风人有劳动过年的传统,比如开展上山种树。再后来,东风越发展越好,过年时各单位会发放各种鸡鸭鱼肉和水果。”不过,袁博毅印象最深的还是小朋友最爱吃的糖果、瓜子、饮料之类的零嘴。

  “小时候一块很普通的糖都觉得特别好吃,现在中心过年发的大礼包,东西更好,但是再也品不到小时候的味道了。”

  饺子里的年味

  “饺子!”被问到最期待的年菜是什么,袁博毅毫不犹豫地说。在东北人看来,饺子永远是过年餐桌上最重要的角色。尤其是童年时候,大年三十简直一天都在围着饺子转。

  大年三十那天,父辈们五六点就会起床,开始准备包饺子面、饺子馅,还有过年要吃的其他食材。小孩子们早上起床先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的,穿上新衣服,叫上堂哥堂弟们,就欢天喜地去爷爷家了。

  上午,家里的大人已经忙乎开了,分工协作包饺子。和面的、擀皮儿的、拌馅的、包的,各司其职,就像流水线一样,好不热闹!擀面皮是门手艺,讲究中间厚、边上薄,想擀得又快又好,挺不容易。包饺子的手法也有讲究,要在饺子中间捏出棱,做成银元宝的样子,象征“新年大发财,元宝滚进来”的意思。至于肉馅儿,袁博毅说他家就一种经典的白菜猪肉馅,百吃不厌。

  到了中午,一扇扇盖帘上已经整整齐齐地码满了饺子,里面肉馅鼓鼓的。包好的几百个饺子会冻起来,够整个过年期间吃的。

  中午在爷爷家吃过年饭之后,晚上就在姥爷家过年。晚上的年夜饭也少不了饺子,大舅拿手的扣肉、大姨做的糖醋排骨,还有姥姥做的酸菜也一定会出现在餐桌上。而最具东北特色的,就是用盆装的东北凉菜。

  十几口人就这样围坐着,一边吃年夜饭,一边看春晚。等到快12点的时候,大人就领着孩子们下楼放鞭炮、放烟花。这时候家里还会再下一锅饺子,就着新年的钟声,大家把这饺子吃了,宣告旧岁已去、新年来临。

  让东风成为后来者的骄傲

  小时候过年很开心,有新衣服可以穿,有好吃的可以吃,有鞭炮可以放,还有礼物和红包可以收。“过去没有电话、没有手机视频,只能靠走亲戚来联络感情。一大家子聚在一块,有说有聊,有来有往,其中那份浓浓的人情味,觉得年味很足。”

  转眼间,当年的孩子们都长大了,在祖国各地成家立业,聚在一起过年的机会就很少了。去年过年,袁博毅的小家祖孙四代,一共9口人去了海南旅游过年。“我们还带上了奶奶,想让年迈的奶奶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袁博毅很欣慰自己能带着长辈们享受物质水平提升的成果。

  今年1月,东风商用车新一代天龙KL上市了。袁博毅作为这个项目的质量经理,也坐在上市发布会的嘉宾席中,见证了自家“孩子”的出生。发布会现场的宣传片展现了老一代东风人艰苦奋斗制造出的EQ240、EQ140等具有标志性的产品。作为第三代东风人,面对这样的成绩,自豪感和荣誉感油然而生。

  爷爷辈的东风人已经完成了当年国家交给他们的任务,这让曾经的袁博毅在走出十堰时,能够以“东风人”的身份为傲。现在,袁博毅自然而然地接过了“造好东风车”的使命。“希望当我们老了之后,后辈们提及东风公司我们这一代人的时候,也能为我们感到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