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新闻风景线

打了糍粑过大年(车辆工厂 刘艳菊)

2019-02-01


  在我的家乡,糍粑, 是一种特有的风味美食,做法和其它地方也略有不同。因此,糍粑的味道,是我对春节最深刻的味觉回忆。

  按照家乡风俗,每年腊八以后,爸爸妈妈就会亲自在商场里面挑选上好的糯米,准备做糍粑。

  做糍粑可不是一件小事,爸爸妈妈会早早和我们这些晚辈们把时间约好。定好日子了,爸爸提前把糯米里面的杂物挑出,反复淘洗后,再浸泡三天时间,为开工做好准备。

  到了约好的那一天,妈妈早晨2点起床,把糯米放在蒸笼上。一锅大概要蒸四个小时左右,这期间妈妈就吆喝着她的晚辈们:“整装待发,要开始作战了!”

  我们被过年的浓浓氛围感染着,早早来到妈妈家,蒸笼上热气腾腾的糯米,迎面扑鼻而来的糯米香气,让我们不由得垂涎欲滴。小侄子耐不住好奇,揭开蒸笼就尝了一口黏黏的糯米,尝罢,咧开嘴笑:“这糯米饭也好香啊!”等着糯米蒸熟的空闲,大家都围着爸爸妈妈的身边,聊聊过去一年的工作、学习还有家庭生活,其乐融融。

  待糯米蒸好以后,爸爸首先要和晚辈们讲解糍粑制作的方法——由两个人拿着大木锤或竹铳在石臼中把糯米饭舂成黏黏的糍粑团。家里的“大力神”爸爸先上场,带着大孙子洋洋开始你一锤、我一锤地“打”糍粑。

  为了保证糯米的粘稠度够好,打糍粑的时候,两个人一定要配合完美,吆喝着“嘿呵,嘿呵”,你一下我一下地非常有节奏!中途有人打累了,就换人,再上两个人。

  爸爸说:“打糍粑的时候要掌握技巧,最好每次选择身材和力气差不多的两个人,这样配合起来才很协调。两个人累了以后,再换下一组,接着打,这样轮流着,就不会把体力一下子全部用完,就跟在战场上打仗一样。”

  小侄子把打糍粑当做游戏,不一会儿就累得哎呦哎呦起来。我们都笑着说:“就这两下子,就吃不消了。”但是,他稍作休息后,又左一下右一下地开始了。

  我和妈妈一般都是在一旁做些辅助工作。待糍粑的粘性打出来以后,放置在一块菜板上,放凉后,就可以动手将糍粑制作成大大小小的圆形。妈妈说:“这就是象征着丰收、喜庆和团圆,到时候你们各自拿回家慢慢吃。”

  看着出炉的一锅锅糍粑,心中很是满足,这是我们全家共同努力的成果。我们都能体会到爸爸妈妈的良苦用心:幸福生活是用双手换来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一种地方小吃,一种年味风俗,蕴含着爸妈对家乡的无限想念,也在一代代人之间传递着年味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