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新闻风景线

全国微型小说大赛一等奖《爸爸住在手机里》(东风井关 骆叶迟)

2019-07-11


  近日,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官网传出喜讯。由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和上海榕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共同举办的“相约榕树”微型小说征文比赛获奖名单揭晓,襄阳市东风井关农业机械有限公司员工骆叶迟的作品《爸爸住在手机里》荣获一等奖。

  据悉,此次大赛面向全国,历时近4个月时间,通过专家严格评审,最终产生4个奖项,100篇作品。其中一等奖一篇,二等奖3篇,三等奖5篇,优秀奖91篇。从获奖作者名单上看,新人居多,也不乏名家参与。作为文学新人的骆叶迟能够脱颖而出,可喜可贺。


爸爸住在手机里

骆叶迟

  娜娜上幼儿园都是妈妈接送。娜娜乖巧,一双小手紧抱着妈妈的腰,在自行车的后座上东张西望,这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

  转眼到了大班,娜娜积累了许多懵懂待解的问题,比如别的小伙伴有时是爸爸接送,为什么我的爸爸不来送我呢?我的爸爸他在哪儿?再比如别的小伙伴有车接送,为什么我只能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呢?等等。虽然娜娜喜欢妈妈接送,但她幼小的心里还是被许多的为什么所困扰,特别是有的小伙伴问她关于爸爸的问题时,娜娜根本就答不上来,要强的娜娜只好求助妈妈。

  娜娜的妈妈叫何丽,在一家事业单位上班,整天忙的晕头转向,压根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顾及娜娜的感受,更谈不上站在孩子的角度思考问题了。当娜娜问起爸爸在哪儿时,何丽以为娜娜在幼儿园受了委屈,她虚张声势地打开手机,在相册里找出丈夫最英武的照片,说:“娜娜,你看,这个就是你爸爸,很帅吧!他可厉害哩!一般的爸爸都比不上他。”娜娜看了一眼,天真地问:“我爸爸就住在手机里?”何丽听了即惊奇又心酸,她不得不顺着娜娜的语气说:“爸爸的工作很特别,暂时要住在手机里,等爸爸的任务完成了就搬出来跟我们一起住。”“为什么呢?”娜娜问。何丽说:“娜娜还小,等娜娜和所有的小伙伴都长大了,不需要保护了,爸爸的任务就完成了。现在我们还不能让爸爸搬出来,也不能想,那样就拖了爸爸的后腿,就不是好孩子。”娜娜满脸稚气,似懂非懂地说:“那你告诉爸爸,等他搬出来别忘了开车,我想坐爸爸的车上幼儿园。”何丽使劲地点点头,说:“好,好,我一定告诉爸爸!”何丽搂着娜娜,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

  经历了这件事以后,何丽忽然想起丈夫已经有两年多没有回家探亲,在通话不便的情况下,她给丈夫写了封长信。没过多长时间,丈夫就回信了,丈夫在信中说一个未婚的战友急着要相亲,还有一个战友的父亲去世,是他主动让出了假期,希望何丽能够理解那份特殊的战友情;他还说下次绝不错掉机会,办好休假手续就直接飞回家。何丽看完信就嗔怪道:“爱回不回,谁稀罕;还理解!我理解你,那谁能理解我和娜娜?再不回来娜娜就不认识你了,活该!”说归说,何丽的心里比吃了蜜还甜,她还能不理解自己的丈夫。

  丈夫一时半会不能回来,何丽不敢再忽视娜娜,没事就把丈夫佩戴军功章的照片找出来给娜娜看,就这样,时间在期盼和等待中流逝。娜娜也在妈妈的影响下知道了自己的爸爸是军官,从事着保护很多很多大人和小伙伴的工作。小明的爸爸有车,但他不能干我爸爸的工作,小强的爸爸有数不清的钱,那都是因为有我的爸爸在保护,小英的爸爸是当官的,可他没有我的爸爸帅气,我的爸爸也是官,还是军官……

  有了这些想法的娜娜比以前更开朗懂事,遇有小伙伴被欺负,她还能站出来抱不平。何丽每次听娜娜说这些事就有显得格外豪迈,是身为军人家属的归宿感,是军人血脉成功进入下一代身体的那种自豪感,她甚至还启发娜娜说:“爸爸有三枚军功章,那里面也有妈妈和娜娜的功劳。”娜娜认真地看着何丽说:“可我什么也没做呀。”何丽说:“娜娜在家听妈妈的话,在幼儿园听阿姨的话,多帮助弱小的小伙伴就算做了。”娜娜认真的点点头,说:“那好吧。”

  娜娜的懂事使得何丽省了不少心,工作业绩越来越好。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何丽的丈夫再一次执行任务中光荣牺牲,听到噩耗的何丽只觉天旋地转,当场晕了过去……

  何丽醒来后,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人站在眼前,个个神情悲哀,肃然呆立,他们的周围是晃眼的洁白。病床上,痛苦到极点的何丽正想着怎样告诉年幼的女儿,她已经没有爸爸了。

  娜娜在幼儿园阿姨的呵护下来到医院,见妈妈面容憔悴,她怯怯地问:“妈妈哪儿不好?要不要我去找爸爸?”何丽强忍着夺眶而出的泪水,努力伸出无力的手,说:“来,乖女儿,以后你再也看不到爸爸了!”

  娜娜倔强地说:“我能,爸爸就住在手机里。”

  娜娜的话音刚落,病房里哭声一片。

 

  【作者简介】骆叶迟, 女,1994年生,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武汉学院。业余时间爱好写作,现在湖北省襄阳市东风井关农业机械有限公司闭电所工作。